1. 书画艺术

      泰特、蓬皮杜们为何纷纷抢滩上海办展

      作者:范昕2021-07-28 07:52:15 来源:文汇报

        ▲浦东美术馆“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展览现场。  袁婧摄

        这个夏天,海外艺术“顶流”正在抢滩登陆上海,一次又一次点燃大众对于精神文化生活的憧憬——继“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特展”到访艺仓美术馆,“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胡安·米罗:女人·小鸟·星星”为浦东美术馆揭幕,西岸美术馆今天迎来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的第二个大型常设展“万物的声音”;三天后,迄今中国最大规模的夏加尔作品巡展将登陆上海久事美术馆;再过12天,“文艺复兴至十九世纪——意大利卡拉拉学院藏品展”将现身外滩壹号美术馆……事实上,海外艺术名家名馆特展于申城举办的高频次,近几年渐渐常态化,成为上海艺术生态乃至上海城市文化软实力中引人注目的一块“拼图”。

        是什么让海外艺术名家名馆对上海情有独钟,纷纷远渡重洋前来办展?显见的答案,藏在一个个展览的举办地——这座城市太多各美其美、富于魅力的艺术展馆里。无形之中将这个问号拉直的,更有由城市文化软实力不断提升所形成的强大“引力场”。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院长孔达达告诉记者:“上海打造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国际级艺术都市的构架已逐步凸显优势,加上中国在防疫方面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在国外看来,中国上海提供了一个既有活力又安全的国际艺术平台。”

        “硬核”的艺术展馆自带弧光,与世界一流艺术展品彼此辉映

        大大小小的艺术展馆星罗棋布于上海,仅官方登记在册的美术馆就多达近百个。它们在水边、云间、街巷、乡野,其中相当一部分位于寸土寸金的城市C位,具备承接海外艺术名家名馆特展的“硬核”实力。这种实力不仅仅指展馆在温度、湿度、安保条件等方面达到的国际通行标准,也来自建筑的魅力、空间的魅力,它们像一剂催化剂,悄然放大着所展艺术品的魅力。从某种程度上说,一流的艺术展馆与一流的艺术展品正是相互成就、彼此辉映的。

        13个展厅、总计超过1万平方米展览面积、6个可容纳不同尺寸展品的仓库、全馆配备24小时中央集成恒温恒湿系统……这些“硬指标”都确保新近启幕的浦东美术馆能够满足多规格、高品质的展品展览需求。成为“顶流”艺展的举办地,承接全世界最珍贵的艺术品及文物,正是这家伫立于陆家嘴“诗歌级位置”的美术馆建立的初心。其四大重磅开馆展令人惊艳,例如与泰特美术馆合作的“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包括镇馆之宝《奥菲莉娅》在内的百余件珍贵藏品中,不少是首次走出泰特;米罗美术馆则带来迄今为止在中国最大的胡安·米罗展“胡安·米罗:女人·小鸟·星星”。在这里,海外顶级美术馆珍贵藏品不出借给新馆的惯例得以打破。

        与标准化一流展陈条件比翼齐飞的,是上海多家艺术展馆提供的个性化展陈空间。这得说到各美其美的艺术展馆建筑及空间本身。例如,由原南市发电厂变身而来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坐拥一座高达165米的大烟囱。在这一超酷的展览空间,已故法国艺术大师波尔坦斯基2018年举办中国首次个展“忆所”时为其量身定制了作品《心》,一盏灯泡随着心跳的节奏在通天塔里摇摆闪烁、忽明忽暗,给了许多观众独特的体验。在由原北票码头更新而来的龙美术馆西岸馆,有着弧形天顶的超敞阔主展厅和阶梯展厅让不少艺术名家兴奋不已。2016年有“当代艺术达·芬奇”之誉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至此办展时,即创作了《开放的金字塔》等几件大型场域特定装置作品。而这场展览的观众之中,就有“全球最贵在世艺术家”杰夫·昆斯,他当即感叹展览呈现出的空间与作品的对话耐人寻味,似有无限可能性。贯通地下一层至地上四层的34米中央展厅“X”和面向外滩、安置整面高反光LED屏幕的镜厅,则均为浦东美术馆全球首创的特殊展示空间。而吸引蒙克、夏加尔等特展接踵而至的久事美术馆,曾迎来莫奈《日出·印象》特展、莫奈和印象派大师特展等的外滩壹号美术馆,其所处的外滩历史建筑,本就是一道值得一再品味的风景。

        贴心且优质的软实力润物无声,由此升腾的艺术氛围让这座城值得被向往

        最近几年,海外艺术名家名馆特展在上海形成常态化的同时,频次越来越高日益显见。不少海外知名美术馆与上海艺术展馆的合作不止一次,正越来越具有可持续性。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正向循环的形成,与申城许多艺术展馆同样堪称一流的运营能力、公共服务模式等紧密相连,而背后正是上海朝着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奋力迈进过程中所逐步构筑起的健全、蓬勃的艺术生态,是城市文化软实力所赋予的底气。“上海跻身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的蓝图已具雏形,海外艺术名家名馆对于上海的情有独钟,就是颇具说服力的印证。”孔达达指出。

        随着“万物的声音”揭幕,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的进度条划过三分之一。一年半以来,西岸美术馆没有辜负蓬皮杜带来的太多珍贵馆藏,竭尽所能地创新公众教育方式,让“顶流”艺术展品抵达更广阔的观众。例如,围绕正在举办的“抽象艺术先驱:康定斯基”特展,馆方就在常规公众导览以外推出分龄导览,如内容通俗化、生活化、趣味化的长者导览,鼓励自主探索的儿童专场导览,适合不同文化背景观众的英语导览,邂逅式的快闪导览。“我们正在双赢”,这样的判断,来自巴黎蓬皮杜中心前主席塞尔日·拉斯维涅。

        尽管初出茅庐,浦东美术馆与泰特美术馆在合作中也已赢得外方的尊重。受疫情影响,开馆展“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不得不以“云布展”的方式在展馆现场推进,这考验着双方的默契。隔着时差,双方的每一次现场连线只能在晚上进行,中方每为一件作品调整好具体位置,都会拍下照片视频、写明报告发给外方。泰特美术馆馆长玛利亚·巴尔肖表示:“很高兴能与来自上海的同行亲密合作。”

      thread
      Processed in 0.027(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77(mb)